第五千零六十五章 进攻刽界

随散飘风 / 著投票加入书签

千千小说网 www.qqxs.us,最快更新踏星最新章节!

    圣藏在不久后到来,陆隐告诉了它方位,并提醒:“以族长之令带全族高手围剿,务必解决。”

    “那里有什么?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你不用管,围剿就是,尽一切可能。”

    圣藏为难:“可圣漪它们根本不听我的。”

    陆隐道:“都不用管,尽管以族长之令吩咐,至少命令三次,若谁都不愿意跟随你,你就自己去。”

    圣藏不理解陆隐要做什么,此前说要让圣奚它们理亏,怎么理亏?莫非就是此次围剿?

    如果圣奚它们跟着去呢?

    这不是什么莫名其妙的命令,正常来说只要不打算撕破脸,圣奚它们是会跟着去的,也就走一趟的功夫。

    带着疑惑,圣藏离开了。

    就在它离开后不久,圣漪到来。

    “拒绝圣藏的命令?”

    陆隐点点头:“它会下令围剿锣界,你带着圣奚等全族拒绝,一个都不要帮它。”

    圣漪同样不解,圣藏围剿锣界必定来自这个人类的命令,既如此为什么还要让它这边拒绝?

    陆隐没有解释。

    很快,因缘汇境传出圣藏的命令,要带领全族高手围剿锣界。

    此命令让同族生灵不解,却没有反感,这不是什么无法接受的命令,比进攻死亡一道,上交资源,收走因果命盘等好太多了。

    族长让全族出动,那就出动。

    但圣漪阻止了,“不管圣藏要做什么,我们刚刚与它翻脸,现在就听它的命令,外界怎么看?”

    “它或许只是走个过场,目的是让底层同族看看,我们也支持它,如此更能收获同族的心,增加对外威严。”

    圣奚一听觉得有理,而且那锣界不过是四十四界之一,有什么东西值得全族围剿?它们问了,圣藏也不说,这不明摆着走个过场吗?那凭什么陪它演戏?

    圣奚带着全族拒绝。

    其它同族不在乎,拒绝就拒绝,反正要彻底架空圣藏。

    圣藏传下第二道命令,而且是全族通传,所有同族都知道。

    继续拒绝。

    第三道命令。

    还是拒绝。

    支持圣藏的那一批同族倒是想跟着去,却被上面压下,圣藏被架空,它无法直接让那些地位低些的同族听令。

    圣藏走了,离开因缘汇境前往锣界。

    它的一举一动都被盯着,见它独自去锣界,圣奚不安,不对,如果全族陪着它,那才是走个过场,可现在没人陪它,它自己再去就是笑话,既如此为什么还要去?

    一段时间后,锣界发生大战,来自数位三道规律强者,其中两个被认出,一个是行锥,太好辨认了,另一个是从流营逃出的去无力。

    此战,圣藏败了,毕竟它是独自对战三大高手,三个三道规律强者岂会被它解决。

    当消息传回因缘汇境后,圣奚呆了。

    行锥?去无力?居然是它们。

    它们是整个主一道都要追杀的目标,尤其因果一道,因为因缘汇境的因果点就是被去正破掉的,那是去无力与去正还有行锥,老瞎子他们的联合算计。对外说是第四壁垒,实则是这批生灵。

    只要能解决它们,主宰下次降临情况就不同了。

    为什么会这样?

    那几个居然隐藏在锣界,圣藏怎么知道的?它知道为什么不说?

    连下三道命令让全族围剿,全族竟无一人帮它,一旦传到主宰耳中就完了。

    它急忙找到圣漪,强压下心中的怨气,“锣界是去无力和行锥它们,圣藏独自追杀,被它们跑了。”

    圣漪大惊,它也不知道这种事,一刹那,它想明白了,是那个人类,那个人类利用了它们。

    除了那个人类,还有谁能找到行锥它们的踪迹。

    他一面让圣藏出手,强行立功,一面又让自己带领全族拒绝,等于送个把柄给圣藏,同时因为没有帮手,行锥它们也不会出事。

    好手段,好手段呐,人类。

    圣漪咬牙切齿。

    那个人类也在防着它,否则一旦被它知道锣界内的就是去无力,一定出手。

    可恨。

    它看向圣奚,看到了圣奚眼中一闪而过的怨恨与不满,深呼吸口气:“圣藏是故意的,它确定我们不会帮它,如果当初我们同意全族围剿,那就是走个过场。它即便能找到行锥它们,也会故意漏掉,等得就是我们犯错。”

    “它绝对不会把功劳分给我们。”

    此话让圣奚心中好受多了,是啊,正因为它们不去,圣藏才会对去无力它们出手,如果它们去了,那就是走个过场。

    “圣藏太阴毒了,它要借此拿住我们的把柄,不管我们去不去,结果都一样,要么陪它做戏,要么送上把柄,没有第三条路。”

    “除非我们早知道去无力隐藏在锣界。”

    圣奚低吼:“这个圣藏为了稳固族长之位,竟然甘愿放走去无力它们,我,我。”它很想说要传信岁月古城,上禀主宰。

    可此事是它们理亏,圣藏有太多借口掩饰不提前说明去无力它们在锣界的原因了,而它们怎么解释违背族长三道命令,那可是全族都知道的。

    完了,这个把柄是彻底被圣藏抓住了。

    “族老,现在该怎么办?”圣奚问。

    圣漪沉声道:“你先去稳住同族,把我刚刚的话带给它们。”

    圣奚点点头,急忙离去。

    圣漪则进入真正的因缘汇境。

    陆隐看着圣漪表情就知道成功了:“有事?”

    圣漪语气低沉,“阁下好手段。”

    陆隐平静看着它:“你好像很生气,为什么?”

    为什么?圣漪也不知道为什么,有种被利用却又无法反抗的憋屈。

    “你的愤怒源自无法替因果主宰一族立功?还是因为无法让自己立功?”

    “如果能铲除去无力它们,我在族内地位将无比稳固,绝对能坐镇内外天。”圣漪道。

    陆隐失笑:“所以你想坐镇内外天吗?可以,我帮你。机会有很多。”

    圣漪一愣,所有怒气烟消云散,不为别的,哪怕陆隐没说具体怎么做,它就是相信。这个人类做了太多难以置信的事。

    尤其以他得立场,绝对可以帮到自己。

    陆隐问:“现在还生气吗?”

    圣漪深呼吸口气,言语苦涩:“阁下掌控一切,我佩服。”

    陆隐摇头:“我没有掌控一切,只是你们在配合我,否则我什么都做不了。”

    圣漪走了,来此,貌似得到了承诺,却又什么都没做。

    莫名其妙的不生气了,甚至还有点期待。

    那个人类太狠了。

    不久后,圣藏归来,意料之中的愤怒指责没有,有的,只是对未能替族内铲除敌人的亏欠。

    它一句指责的话都没说,却让全族沉默。

    那些架空圣藏的族老没一个敢站出来的。

    “诸位,我父亲坐镇内外天多年,成果如何?”这是圣藏的问题,传入那些同族耳中,让它们不知道如何回答。

    圣奚也听着。

    圣漪同样听着,它明明可以立功的,却要被一个小辈无声指责。

    “我父亲蠢吗?”这是圣藏的第二个问题,还是无人敢回答。

    圣藏也没指望谁会回答它,“我做的每一件事,每一步,父亲都清楚,诸位可曾考虑过,或许这每一步,都是经过精心策划的?”

    众多同族惊讶望去。策划?

    圣藏目光扫过所有同族:“我可曾做过一件,真正让我族跌入深渊之事?”

    同族彼此对视,不知道怎么说。

    圣藏道:“我做的每一件事都有道理,也有父亲在背后把控,它之所以没出来,是因为还不到时候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只看到千机诡演为了帮晨,拦住了父亲。”

    “可曾看到我因果一道打出界战,那千机诡演也未曾出手?”

    “遏制,是相对的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圣藏起身:“去无力一事,我不想追究,即便主宰降临,此事也将烂在我心里,不过接下来我要做的,还请诸位不要阻扰,否则,别怪我无情。”

    所有同族看向圣藏,有种不好的预感。

    圣藏自己都忐忑,它没想到有一日会从自己口中宣布这种事。

    它有些后悔一回来就去找那个人类,但没办法,这是那个人类吩咐的。

    就算拖延也拖延不了多久。

    它也算想明白了,从头到尾,这去无力一事,就是那个人类给它现在宣布此事打下的铺垫,若无这个把柄,这些同族怎么可能不阻扰?

    “我宣布,进攻刽界。”

    进攻刽界,四个字一出,震撼全场。

    所有同族都惊呆了,愣愣望向圣藏。它们没听错吧,进攻刽界?

    圣藏自己也好不容易才缓过来,即便如此,说出这四个字同样心情沉重。

    那可是刽界,代表了死亡一道如今掌控最重要的一个界,别说里面有个刀合极端强大,就算能压下刀合,千机诡演怎么办?死主怎么办?

    这可是跟晨进攻罪界不同。

    因果主宰不在内外天,因果一道高手讨伐第四壁垒,千机诡演遏制圣擎,这才有了晨的胜利。

    可现在反过来要进攻刽界,能胜利才怪。

    光是一个刀合就不是它们可以对抗的。

    足足沉默了二十息,才有同族开口:“族,族长,你是说,进攻刽界?上九界之一,刚刚才被死亡一道拿走的,刽界?”